bodu.com

制片人博客

正文 更多文章

摩登上海旧雨巷——西门子世博奇幻之旅序篇

撑着油纸伞,独自

彷徨在悠长、悠长

又寂寥的雨巷

我希望逢着

一个丁香一样地

结着愁怨的姑娘

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戴望舒《雨巷》

   

    有些城市是用来怀旧的,即使你抱着解读它最时尚元素的目的而来,但却可能在不经意间被经时间的打磨而历久弥坚的事物击倒,在瞬间跌落到它昔日的繁花旧梦里。一如我在铺天盖地世博会的背景下来到上海,即将开始我的西门子奇幻世博之旅,却因着泛着湿气的霓虹灯和隔着马路挽着手的法国梧桐,跌落到了戴望舒所描写的雨巷的意境中。

    

    摩登,是英语modern的白话文翻译,但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初形容上海时,却在现代的基础上多了一层时髦的含义。那时的上海是东方的巴黎,引领着时装、文化、艺术等领域的风潮。月历牌上穿着中国旗袍的美女,烫着的卷发诠释的却是西洋风情。而在寂寥的雨巷,诗人同样可以遇到,丁香一样结着愁怨的典型的中国姑娘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在旧时代的断根缓慢长出现代枝叶的年代,是一个人力黄包车、有轨电车和汽车并行的年代。一炉沉香屑,佳人梦碎,城倾了,再问,你还爱我吗?愁怨,成就了男性诗人,更成就了女性文人。

    那时的上海不仅仅属于文艺的,也是属于工业和商业的,它既是中国最早和最大的通商口岸,也是当时的世界第五大都市。西方工业文明成果在这里得到体现和运用。工厂里的高级工程师几乎与商人同样富有,但更受人尊敬。

    那时的上海是重商的,在钱堆里打滚的商人自然满身铜臭气。但商是城市生活的中心但不是重心,所以在商的氛围之外还有诗的意境,如外滩的十里洋场、如林林种种的戏院子和咖啡馆。而千古绝唱为一情,正是诞生在这诗的意境中。

    

    夜雨如丝,心徜徉在过去的雨巷中,身行进在现代的街市里。在获得短暂的睡眠后,我将开始几天奇妙的旅程。如果如霍金说真实的时间穿越充满了危险的话,那么精神上的穿越时空之旅却可以让我们更清醒、更客观的活在当下、珍惜我们享受的所有前人创造的一切。在学习知识的过程中知道谁吃了第一口西红柿、谁发明了电报的确很重要,但也许更重要的是我们应该在享受前人创造的物质生活的同时,树立属于我们这个时代的精神和道德标准,这样也许想到后人的评价时不至于让我们现在后背发凉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分享到:

上一篇:奇人其寒之又一传奇

下一篇:能吹灭的电灯与照亮世界的蜡烛——西门

评论 (2条) 发表评论

  • 吴华诚
    吴华诚 : 很优雅的一篇文章

    2011-08-10 13:03

  • 游客 (游客) : 历史如同雨中小巷,雨伞是伴我儿郎不让雨水湿我衣裳,飘过的丁香、路过的门户,是爱迪生和尤金,不变的是我们的心绪永远飞翔。

    2010-05-31 16:43

发表评论
验证码